中行原油宝巨亏争议:移仓时间太晚、强平失效,65%网民支持中行埋单

大幅波动的油价,不但让投资者无所适从,银行也被玩坏了。继昨日中行、工行发布暂停交易和风险提示的公告后, 4月22日,中国银行发布公告,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公告称,经我行审慎确认,美国时间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CME官方结算价-37.63美元/桶为有效价格。根据客户与我行签署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市场个人产品协议》,我行原油宝产品的美国原油合约将参考CME官方结算价进行结算或移仓。公告称,鉴于当前的市场风险和交割风险,我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

“此前也想抄底,但是工行当时说额度已经用完,现在应该感谢没有额度,否则肯定要被埋。不过现在有关让银行赔偿损失的也有失公允,主要是看交易时间是否可以正常交易,持有空单的人这次则是大赚特赚。”资深投资人林荣表示。

负合约确认有效

其中,美国原油2005合约-37.63元/桶的结算价格被确认有效。消息一出,参与其中的投资者哗然。

中国国际期货原油研究员和交易经理张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WTI价格的极端崩跌凸显出北美原油市场严重的供过于求。 随着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蔓延,各国纷纷采取封城锁国的措施,使经济陷入停滞。IEA估计今年的原油需求将减少930万桶/日,相当于过去10年的原油需求增长被疫情抹去了。市场上供过于求的现象日益严重,大量的石油在市场上四处游荡,美国的石油公司几乎已经没有空间储存这些原油。WTI原油期货交割地俄克拉何马州库欣的储油空间正在迅速减少。如果原油库存继续以当前约500万桶/周的速度增长,库欣的原油库存将在三周内打破历史纪录,并在七至八周内达到最大库容极限。当下防疫措施导致的成品油需求匮乏正在倒逼炼油厂减产,美国炼油厂的开工率已经降至69%以下。这直接压迫炼油厂减少原油的采购,另一方面原油生产企业停产一口油井的代价是高昂的,可能使得这口井永远不能再次产油。这使得原油生产企业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生产,让美国石油存储设备达到极限。油价暴跌是石油市场史无前例供给过剩导致的交易踩踏。WTI6月份期货合约是下一份结算的原油期货合约,当前报价为11美元/桶左右,或为新冠病毒疫情的下一个受害者,甚至可能再次出现跌至负值的现象。原油抄底?还需三思!

中行在这次原油灾难中到底亏了多少钱,根据CME数据,最后高达77076手合约是按照的TAS(Trade at Settlement,以下简称TAS)原油期货结算价交易指令执行。该指令允许交易者在规定交易时段内按照期货合约当日结算价或当日结算价增减若干个最小变动价位申报买卖期货合约。根据每一手合约1000桶计算,此次总计高达7707.6万桶原油在结算价附近成交。假如开仓均价20美元/桶,则结算总损失将高达44.66亿美元,约合315亿人民币。那么,315亿的亏损中行占了多少?恐怕需要由中行自己公告才能确认。

而其实早在本月初芝商所已经修改了规则,允许负油价的出现。3月19日,芝商所把熔断机制的价格阈值从7%提高到15%。4月3日,芝商所通知,修改了IT系统的代码,允许“负油价”申报和成交,从4月5日开始生效。4月8日,芝商所跟清算公司、客户进一步沟通,表达了出现负油价的可能性。4月15日,芝商所跟会员单位进行了测试。4月20日,负油价首次出现,芝商所发表意见,认为原油期货在第一次进入负价格区间之后,运行是正常的。

今年原油价格节节败退,进仓抄底的投资者越来越多,据业内人士表示,近期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产品规模快速扩大,但是风控措施明显没有跟上。

对于后续应该如何处理,中行的有关负责人表示,暂时还没有进一步消息,若有下一步安排会进行公告。

监管要求自查

目前对于原油宝的争议主要存在几方面。

“一般的投资,顶多是亏得不剩底裤,原油宝的投资则是不但亏得全裸,还要倒欠中行无数条底裤。”有投资人调侃表示。

二是未按规定在保证金低于20%时强制平仓。中国银行大宗商品原油宝交易界面明确写明,“保证金充足率低于20%时,系统将按照单笔亏损比率从大到小顺序的原则对未平仓合约产品进行逐笔强制平仓”。针对此问题,新京报报的报道称,中行客服回应称,中行原油宝若为合约最后交易日,则交易时间为8:00-22:00,超过22:00银行则不会进行强平操作,而保证金是在当日晚十点后跌至20%以下的。

据了解,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产品,产品设计挂钩美国WTI原油期货,但是不合适地选择了在最后交易日倒数第二天美市盘中进行移仓换月,遇到了重大的流动性问题,导致投资者出现巨亏。

21世纪经济报道致电中行的热线时,客服表示,现在有关原油宝的问题,都是通过热线登记,然后相关理财经理进行解答,热线不能回答任何问题。

一是移仓时点。末日轮行情向来疯狂,为了防范期货合约最后一个交易日发生的非理性波动风险,最后交易日期一般都设置在国际期货合约到期前7到10天左右,此次合约,其他银行多是4月14日至17日进行了移仓, 只有中行拖到最后,造成巨额亏损,因此被投资者广为诟病。

争议主要在两方面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亏损的金额较大,中行是否会予以补偿或者即使补偿,补偿比例是多少,才是后续的关键。“整体亏损较大,单方面承担压力山大,不好说不敢说。”

今日资深原油投资人刘先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今早开的空单,几个小时就获取了30%的收益。原油本周开启“活久见”系列。 前油价仍在跌跌不休中,最活跃的6月合约今日再度下跌近12%。

有分析认为,中行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此前未曾预测到油价会跌到负值,系统设计有缺陷,导致出现目前局面。

中行的这波操作,已经将“中国银行暂停客户原油宝新开仓交易”送上热搜。根据新浪设计问卷,谁该为中行原油宝穿仓买单,有1.9万的网友认为是中行,认为是投资者自己是5646人,说不清是3888人,认为中行应该负责的网友达到65%。

原油宝一事引起监管注意,目前各大行已在监管的要求下进行自查,并要求递交自查报告。 不少银行已经停了相关产品推荐或停止做多,原油产品并不适合没有专业经验、寻求稳定收益的个人投资者投资。

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亏损的金额较大,中行是否会予以补偿或者即使补偿,补偿比例是多少,才是后续的关键。“整体亏损较大,单方面承担压力山大,不好说不敢说。”